欠下工程款被纳入失信跟限高名单 老赖咀嚼“人_主页
欠下工程款被纳入失信跟限高名单 老赖咀嚼“人
更新时间:2019-02-27
 

2016年,安徽一家设计公司承包了位于肥东县境内的丰盛爱心老年公寓,并将这项工程的水、电、消防管道等工作分包给了赵某等9人,但直到工程实现后,工程款却始终未按合同商定支付给工人。

想回家过年,而又无奈乘坐飞机跟高铁,这可如何是好?无奈之下,李某只得取舍自驾回家。从内蒙古到合肥,1000多公里的长途跋涉,又是春运高峰,李某历经多番辗转,才返回到家中。

欠下工程款被拉黑名单

看见讨要工程款无果,赵某等9人一纸诉状将该公司告到了肥东法院,经过审理,法院于去年作出一审裁决,裁决设计公司给付被告赵某等人工程款190多万元及逾期付款成本。

在获悉李某入住酒店的线索后,县法院的执行法官等人丢下碗筷,驱车近一个小时到达目的地,经与酒店前台核实了李某的身份及入住信息,考虑到是午休时间,为避免打扰其余住客,执行法官充当服务职员去敲门,毫无防备的李某半开了房门,这时执行干警即时推门进入房间,向其亮明身份,并宣读执行文书及拘传决定书。面对从天而降的肥东法院执行人员,李某一时光目瞪口呆。

春节前,在内蒙古干工程的李某准备乘坐飞机回家。没成想,当其通过上网购买返乡的飞机票,点击“提交订单”时,屏幕忽然弹出“法院禁止高破费”的字样来,吓得不轻的李某立即又上网尝试着购置高铁票,也浮现同样的情况。

直到这时,李某才明白原来自己是被法院拉入了执行黑名单,成了一名“老赖”。

经历了一场“赖”在囧途的“旅行”后,因信用惩戒而处处受限的李某仍不迭时到法院实行义务。数日前的一天中午时候,李某入住了合肥滨湖某酒店。

千里返程遭遇“人在囧途”

被拘传回法院,在承办法官的主持下,历经两个多小时的调处,终极迫于司法拘留收禁的威慑,李某承诺在15天内筹足欠款支付欠薪,赵某等人表示认可,双方在法院达成和解。

“李某作为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,咱们多次打电话给李某,他每次都说会尽快还,但每次都不了了之,缺乏诚信。”承办该案的履行法官唐礼金说,法院因此将李某纳入失信跟限高名单。

工程实现后,却始终未按合同约定将190多万元工程款支付给工人。等到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后,公司的法人代表李某却以各种理由推脱,拒绝履行,最终被拉黑名单(老赖是什么意思?失信被履行人结果是什么)。春节期间,举步维艰的李某决定自驾回家,在1000多公里的长途跋涉后,历经多番辗转的李某好不容易回到家中,而就在其准备隐匿于酒店避开法院的执行时,被从天而降的肥东法院执行干警抓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