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论语别裁》‖从政的修养_主页
《论语别裁》‖从政的修养
更新时间:2018-11-27
 

季康子接着问,请子贡出来好不好呢?孔子说,不行,不行。子贡太通达,把事情看得太清楚,功名富贵全不在他眼下。聪明灵通的人,不一定对每件事盯得那么牢。比喻说桌子脏了,擦一下好不好?通达的人认为擦不擦都是一样,因为擦了又会脏,不擦也可以。如果有人说必定要擦,通达的人说擦也可能,擦了总比较干净,那擦就擦吧!总之,把事件看得通达,像这样的人,往往可以做大哲学家、大文学家。因为他有超然的襟怀,也有满不在乎的气概。然而如果从政,却不太妥当。兴许会是非太明而故作糊涂。

标签 修养 孔子 季康子 子路 子贡

季康子,鲁国的大夫、权臣。有一天向孔子打听他学生的才干。孔子逐个作答。由此咱们可看出这些学生们的性格,同时也可看出孔子以为从政所必备的学养。季康子首先问起有军事统帅之才的子路,是不是能够请他当政?孔子说子路的个性太果敢,对事件决断得太快,而且下了信念当前,绝不动摇。决断、果敢,可为统御三军之帅,而决胜于千里之外。假如要他从政,恐怕就不太合适,由于怕他过刚易折。

各有千秋

季康子问:仲由可使从政也与?子曰:由也果,于从政乎何有?

说到这里,想起一个笑话。当然在正史上是不这段记载的,只是一个笑话。传说孔子周游列国,被困在陈蔡之间。有一天学生出主意,说大家太饿了,前面有一大户人家,去借点米来。最初是子路自告奋勇前去敲门。出来一位老头子,问起是孔子的学生来借米,于是写个字叫他认。认出了,不必借,免费招待全体师生的食宿,如果认不出,一粒米都不借。子路一想,咱们跟夫子专门学文学,还有什么问题。于是满口允许了这个条件。老头子就写“真”这么一个上“直”下“八”的字让子路认。子路看了后说:“这是真字嘛。”老头子听了,把门一关说:“你回去告诉你老师,不借。”子路纳闷地回来报告孔子,孔子听后对子路说:“我叫你不要去,你偏要去。这个年头,饭都没得吃,你还‘认真’干嘛?”子夏听了,便自告奋勇再去借米。到了那家,自我介绍是子路的同学,也是孔子的学生。那个老头子还是写先前那个字给子夏认。子夏心想,刚才子路吃了瘪,于是答一个反义字,对老头子说:“这是‘假’字嘛!”老头子听了把门一关说:“你更不行。”子夏回来把经过一讲,孔子听了叹道:“你这个人真蹩脚,作人有时候也要‘当真’的呀!”

曰:求也,可使从政也与?曰:求也艺,于从政乎何有?

曰:赐也,可使从政也与?曰:赐也达,于从政乎何有?